isaber_musical

年下男友的强烈攻势 4 【赤黄】

zero晴:


没有绝对的坏与绝对的好,站在不同的立场,为着不同的目的,我们相同的活在这个世上。不过,若,真的要用好或是坏来形容一个人,他为自己判定为坏人。


用尽心机的坏人。


只要有一丁点转机与得到你的可能性,我想改变它,从那里开始突破。


 


赤司兄弟十三岁的时候,乖巧的颜下面已经开始隐藏起不为人知的秘密。他们默契的对于黄濑的事情都错开不谈,或是交谈的时候比起昔日少得要许多许多。


清晨闹铃响起,他蹭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才感觉到身体传来违合感,低头看去,他眉心一拎,然后拿起浴巾冲进了浴室。


洗了个澡,将换下来的睡衣丢在外面的篮子里,他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还稚嫩的脸,弧度扬上去,刚刚好的程度。他低下头来,捡起自己的底裤,拧开开关,冲洗了番,又再丢了进去。


回到房间,换好制服,抓好头发,门外响起了管家的声音,他看了下床头的钟,时间刚好。下楼的时候,兄长已经在楼下用早餐,他开口问好,兄长点了点头,也说了早安。他拉开兄长对面的椅子坐下,拿起刀叉开始用餐,眼睛不由自主的瞄向兄长,遇到了兄长的一个冷清眼神,他也老实的收回视线,慢条斯理的吃着盘中食物。


难以启齿的事情,即使是身为同胞兄弟的他,也不能向兄长开口,问他是不是也已经遇到了这种事情?


但,现在的他,已经成功的朝大人迈进了一步。


 


黄濑大学一年,已经成功的脱离了父母的掌控,利用这些年兼职所赚的积蓄租到了一个两房一厅的房子,他张贴了合租的广告纸出去,等待着有合租的人与他能够平摊房租。


他也成了一位普通的大学狗。


他开始游走在大学与事务所之间。


黄濑心中筑起着很高的墙,不在意的人根本不屑于眼里,以自我中心为半径画着圆,筑着高墙,将人分为两等。进来的都带着短促的尾音加着‘小’字,不被认可的圈外人,连名字他都懒得叫上一回。


所以,广告纸贴出去后,一直没有找到合心意的人。


 


回家的时候,看到自家门外站着的少年,斜挂着包手中拿着一本书,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,全神贯注的样子。黄濑蹑手蹑脚的走近他,然后,蹭地从他手中将书本夺走,赤司家的弟弟猛地抬头过来,神情一凛,在看到是黄濑时,他又舒展开眉檐,勾起唇,笑容微微淡淡,“凉太。你回来了。”


“等很久吗?优等生。”


“没有。事先没有告诉你是我的不对。”他说。


黄濑用手指弹过他的眉心,“告诉我,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?”


“凉太的事情我都知道。”


黄濑将锁匙插了锁孔,旋转,开启了门,“贫嘴,进来吧。”


“嗯。”


客厅里很空旷,他换下鞋子,脱了外套,将包丢在沙发之上,接过黄濑递来的饮料,“今天要借住凉太这里。”


“诶?那小赤司呢?”


“哥哥不知道我来。”


“和小赤司闹不开心?”黄濑在他身边坐了下来,询问。


“……”他没说话,客厅里连电视都没有,黄濑近在咫尺的距离,他突然有些怀念小的时候,会经常被黄濑拥抱,亲吻,虽然那不过是单纯的喜爱之情,但现在的他,只是因为坐在他身边,思绪就会不集中……


黄濑见他不作答,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,动作不轻不重,他转过头来看向身侧的人,脸颊浮上热度,他有些不知所措,听到黄濑说,“从你一出生,小赤司就是你在这世界上最亲的人。你看啊,你们的父亲终有一天会离去,将来你们或许都会找到自己所爱之人,但,爱情嘛,这种东西,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了,而只有小赤司,这份血缘关系是怎样也切断不了的,要是真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要尽早解释清楚哦。”


“……那,凉太也会找到‘所爱之人’吗?”他问。


黄濑收回手,勾起唇,“我嘛?”他扭过头来,“为什么要和你这小破孩子说这种事情?”


“……”他心下一沉,然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“我要洗澡。”


“诶?你真留在这?”


“当然。凉太应该不介意吧?”


“唔,要给小赤司电话哦!”


“知道知道。”


 


已是夜晚九点,赤司坐在楼下客厅,静如一座同雕塑,身边的管家毕恭毕敬的向他汇报着,弟弟今晚不回家的事情。他没有应声,很久之后,他站起来朝着楼梯方向走去。


推开了自家弟弟的卧房门。


摆设与他的房间一样,但从分房睡之后,他鲜少进入这扇门。橱窗,书柜,欧式铁架床,多不过二十平米的房间被摆得满满,通往阳台的门还开着,他走了过去,替他关上了阳台的门,他绕到床边,拿起桌上的书,上面被人认真的勾划着重点部分,他拉开桌边的椅子,坐了下来,一页一页纸的翻过……他的弟弟,必然是优秀的,而优秀的人都拥有一颗清高的灵魂,如此相似,就像是自己一样……


不,不对。


或是某些地方,还远不够自家弟弟想得深沉。


所以,都不能撑握自己命运的人何来去谈要把握别人的生命。


他终还是先行一步了。


 


时针指向了凌晨一点。


二少爷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身边躺着自己年幼时期就看上的男人,已经是十九岁的黄濑凉太,他头发略长,散落在枕头之上,轻阖着眼睛正睡得香甜,手落在半空之中又停了下来,他俯下身子,低下头,然后拨开他额前头发,用着唇瓣触碰他的额间,眉眼,以及嘴唇。心脏扑通扑通扑通失控一般的跳动着,前所未有的紧张感,他开始试着伸出舌头去舔他抿紧的唇线,那里柔软的触感,轻轻的拨动着他心中的弦……


“!”他猛地清醒过来,滑下床快速的溜进了浴室。


水哗啦啦地声响,他穿着黄濑的衬衫,长长的刚好盖过了他的下体,他单手撑在白色的墙面砖上,仍着冰冷的水冲涮着自己的身体……


“……”黄濑翻了个身,拍了下身边空空的位置,揉着眼睛坐了起来,看到浴室的磨砂玻璃门透着灯光,他光着脚下床走向了浴室……


“咔擦——”门被人推开,二少爷转过向外看去,还好,里面还有一道门,门外响起了黄濑的询问声,“小征?你在里面?为什么大半夜在洗……”


初冬的天,冰冷的玻璃门,连一点水蒸汽都看不到!他话没说完,立刻推门而入,二少爷也转过头朝他看来,四目相触,黄濑一愣……被淋湿的二少爷穿着自己大大的衬衫,衣服贴在身上紧紧的勾勒着少年的身体,他抬手抹了一把流海,露出了好看的额头,冲他一笑,他竟然有种奇怪的感觉。


“为什么……冲冷水?”他收敛心神,上前关掉冷水再反方向调到热水位,时才看到二少爷祼着的下身……还有正在发育着的下半身正笔直的扬着……毫无预兆的脸红了…他赶紧想退出去,却听到二少爷声音沙哑的说,“我不知道该怎么办……”


哗啦——


什么叫做不知道怎么办?这孩子莫非是第一次?!他转过头去看他,二少爷收起了平日的乖戾,垂着眉眼,一脸丧气的样子,觉察到黄濑的目光,他抬起头来看向他……他身高要比黄濑矮许多,上扬着水润的眼睛望着他……脸上挂着水珠,呈现微红的色彩,他伸手拽住黄濑的衣角,吱吾了下,又别开脸,有些害羞……


黄濑心下一软,他上前一步,搂过他的腰身将背向着自己,将他的一手按在墙上,另一只手绕过他的腰间,握住了他的下体……


“!!!”感觉到怀里的人身子一颤,黄濑也勾起了唇角,笑得动容,头顶上换了成温热的水从上面洒下,他靠在二少爷的肩头,将他圈得紧紧,“只教你这一次。”


“……”


看到他满脸通红,仍由着黄濑的手给他带来新奇的感觉,他的背抵着黄濑的胸膛,他脱力的想往后面靠,黄濑一把搂住了他下滑的身子,另一只手仍然继续的替他做着简单的手活……“……凉太…”


“……嗯。”


“我,不再是你说的小孩子了。”


“……”黄濑没说话,手中稚嫩又硬挺的东西正朝他说明着,怀中的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会让自己抱上抱下的孩子了……只是难以启齿的是,十九岁的他依然还是雏一枚。


二少爷在他怀中动了动,他转过身来面向他,手臂交握在他的脖颈,他抬头凝望着他,气氛刚好,浴室里水气氤氲,看到他抿着唇线,鼻息间微弱的呻吟……


“凉太……”


“……”黄濑已经感觉到不对劲,但先出手的是他,现在说退出去也不太可能,禁欲很久的下半身已经不听使唤的硬了起来,他握紧着他的下体,快速的撸动,只盼望着小家伙快一点才好……


二少爷无力的靠在他的胸口,抓着他的衣服,眉头紧皱,然后……弄脏了黄濑的手……


“……抱歉。”


黄濑冲掉了手中的东西,拿下花洒替他也冲洗了一遍下体,然后快速的将他的衣服脱了下来,抽出浴巾将他包裹住,然后将二少爷推出了浴室的门……“这是特殊服务。快去睡,我也洗个澡。”


“……哦。”


门被合上,他呆呆的站在外面,里头又再次传来了流水的声音,他勾起唇,手背抵在唇间,露出了愉快的笑颜。


 


黄濑再次出来的时候,小家伙已经躺下了,头发都没有擦,他一把将他从床上拎了起来,“头发弄干,你真的想生病吗?”


“……不,不是的,头发短,没事。”


黄濑没理会他,插上电源,又绕过他身后,替他开始吹起头发来。只是二少爷心中暖暖,他没有忍住冲动,他向他伸出双手……然而,被人猝不及防地抱住的黄濑停下了动作,尴尬又带着不解,听到他说,“凉太好温柔。”


“这是限定!”


“我知道。所以我很高兴。”


“看来爸爸已经老了啊。”黄濑说着又按下了开关键,嗡的声响,二少爷抬起头,“什么爸爸?”黄濑拨弄着他的流海,露出他的额头……“咱们家的孩子终于长大成人了。”


“所以?”


“有种做父亲的感觉。”


“……”二少爷甩开黄濑的手,钻进被子里,黄濑愣了愣,吹了声口哨,开始自己风干头发……一阵过去,他才窸窸窣窣的爬上了床,然后,却又一个伸手,将他捞入了怀里。


“是我不对,好吗。我是哥哥,不是父亲大人。”


“凉太不记得小的时候我们有过什么约定了么?”


“嗯?要做我的新娘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”没有关上的灯下,他看到怀里的人,背对着他,耳根通红。黄濑神经大条的凑上去咬住了他的耳朵,二少爷的冷不丁的转过头来,“砰!”


“好疼!”撞到了!黄濑捂着额头看向已经转过来的了二少爷,他别扭的拿开他的手,揉了揉被他撞疼的额角……


被疼得扭曲的脸噗地笑出了声。


“笑什么?”


“我又不会死,笨小征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干嘛露出一脸沉重的表情?”他捏了捏他的脸颊,又拽过他的手将他拉入了怀里,关上了房间的灯,“好了,明天还要继续奋斗在这个浑浑噩噩人世间!”


“……我会保护凉太的。”


“嗯。晚安。”


“……”


今夜不可能会停下来,时间还是会朝着下一个点奔走,只是,我这一生都会记得今晚。未来的路上,如果没有意外,一切都会按照着他的预程行走……


而这一夜,请忘了我还有个哥哥。


 


 

评论

热度(53)

  1. isaber_musical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